首页 > 科幻小说 > 本官以德服人

本官以德服人

第一章:女鬼夜袭

作者: 沐子共

    是夜,明月高悬,星光点点,不过很快就被乌云遮住,大地陷入一片昏暗。

    山脚下,一所废弃的院落中燃起篝火,跳跃的橘黄色火苗带来丝丝暖意。

    篝火堆旁守着两个汉子,一人约莫四十上下,面带风霜,且侧脸有一道刀疤,正用木棍拨弄着篝火。

    另一人二十出头的样子,怀里抱着刀,斜靠在木质的行李上,正垂着头,发出轻微的鼾声。

    嗷呜~

    忽然间,山林中传来一声苍凉凄厉的狼嗥,正瞌睡的那个汉子狠狠的打了一个激灵,猛然惊醒。

    锵!

    汉子警惕的翻身站起,手握钢刀抽出半截,雪亮的刀身上映照忽闪忽闪的火苗,平添了几分肃杀。

    “大力,别一惊一乍的,听这狼嗥声,正主还在山里头呢。”

    疤脸汉子随手将燃着的木棍扔进篝火堆,火焰中噼啪声响起。

    这名叫大力的汉子看清了周围的情况,讪讪的将刀送入鞘中。

    “疤叔,我这不是第一次在这种荒郊野岭的地方过夜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正好清醒清醒,等会你看着篝火守夜,我小眯一觉,明天还得赶路。”

    疤叔拍拍屁股站起来,走到墙角解开腰带开始放水。

    “疤叔,咱们都已经走了五天了,离远桥县还有多远啊。”

    “嘿,这才哪到哪。”

    疤叔身子抖了两抖,系好腰带回到篝火堆旁边坐下,拔开酒囊的塞子狠狠的灌了一口,脸色微微涨红。

    “等出了这个山沟沟,再翻过一座山,差不多就走完一半了。

    你要是嫌累得慌,赶明儿我可以跟少爷说一说,让他把你打发回去,这点面子我还是有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可不行!”

    大力咧嘴一笑,与有荣焉的道。

    “等到了远桥县,咱们少爷就是县太爷、老父母,县里的头头脑脑都得听咱们少爷的。

    到了那边人生地不熟的,还是咱们家里人使唤起来顺手,要是表现好了,没准还能混一身官皮呢。”

    疤叔嘿然一笑,出言打击道:“大老远的听见狼嗥都吓一哆嗦,还想要官身,还是先想怎么突破到强血境吧。”

    “咱们家少爷十八岁就能当上县令老爷,我今年不过二十有二,当个不入品的小吏还不行么?”

    汉子有些不服气。

    “你一个泥腿子能跟少爷相比?

    咱们少爷可是今年的解元,乡试第一,老师又是名声远播的大学士,在府尊那里都能递上话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疤叔压低声音。

    “最主要的还是咱们家老爷上下打点,光银子就使了八千多两!”

    “八……八千多两!!”

    大力顿时瞪大眼睛,声音也提高了一些,心里直犯嘀咕。

    他一年也攒不下几两银钱,八千多两银子,光零头都够他花一辈子的了。

    “那可不,这几条少一样都不行,要不然,一般的举人老爷,他也当不上这一县之主啊!”

    “我滴乖乖,疤叔,这种大事你又是怎么知道的?”

    “我在李家待了将近二十年,什么事能瞒得住我。”

    疤叔一抬下巴,秀了一下老前辈的优越感,然后继续说道。

    “家里除几条主要的财源,其他的商铺田产全都卖了,三代人的积累几乎用掉一半,不过也值得了。

    咱们少爷年纪轻轻就是县令,日后定能当上更大的官,都说一人得道鸡犬升天,到时候就算咱们穿不上官衣,在外面腰杆也能比别人硬上三分。

    大力啊,好好为少爷办事,前途无量,就从今晚守夜开始吧。”

    大力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来,整两口!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疤叔,我这里有。”

    大力摘下酒囊晃了晃道:“你那酒味道太冲,我消受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识货,别人想喝我还不给呢。”

    疤叔也不勉强,收回酒囊嘟囔道。

    “这可是用祖传法子泡出来的驱邪酒,而且酒囊上还有高人绘的聚阳符,夜里喝上一口可防鬼物。”

    借着火光,大力瞥了一眼疤叔酒囊上的鬼画符,不由得咧了咧嘴。

    他虽然不是武者,可也练过几年庄稼把式,比寻常的壮年男子强壮不少,本身又是气血勃发的年纪,游魂见了他躲还来不及,又怎会凑上来自讨苦吃。

    至于更高等级的鬼物……那东西又岂是说遇上就遇上的?

    如果真的遇上了,结果都一样,也不差这一口半口的驱邪酒。

    疤叔讨了个没趣,也就不再说话,闭上眼睛开始休憩。

    院子里安静下来,篝火堆里发出噼啪噼啪的爆裂声,大力时不时的往添上一两根木柴,思绪逐渐飘远。

    “再有大半个月应该就到日子了,也不知道小芳这回生的是男是女,稳婆有没有找好……”

    呼

    一阵阴风扫过,篝火大受影响,火苗高度一下子降到了之前的一半。

    大力紧了紧衣服,感觉小腹有些发胀,拨弄了一下篝火,又往里添了几根木柴,然后起身走到墙根,解开腰带……

    忽然,大力打了一个寒颤,不由得低下头看了看,感觉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“半道就打了寒颤,这顺序不对啊,莫不是身体出了问题?!”

    啪!

    这时,一只手拍在他的肩膀上,大力激灵的一下,直接断流。

    “疤叔,你咋……”

    大力偏过头,话刚说到一半,下半截就卡在了喉咙里。

    拍在他肩膀上的这只手纤细修长,光洁如玉,指甲修剪的整整齐齐,还涂了兰蔻,呈淡粉色,好似一件艺术品。

    这绝不是一只家丁护院能有的手!

    “糟了,刀还在篝火旁……”

    大力额头渗出一层冷汗,正要大喊示警,却发现自己的舌头已经冻僵,发不出半点声响。

    接着,一张略显苍白的清秀面孔出现在他眼前,两只凉冰冰的小手捧住他的脸颊,然后凑近启唇轻轻一吸。

    大力体内的精气从口鼻中溢出,凝成小蛇般的气流没入女子口中。

    身体轻微的颤抖着,大力脸上的血色迅速消退,逐渐蒙上了一层死灰。

    十几个呼吸之后,还保持着放水动作的僵冷尸体靠着墙缓缓滑倒,女子莲步轻移,款款来到疤叔近前。

    “驱邪酒?”

    女子目光落在疤叔腰间那个保养的很好的旧式酒囊上,皱了皱眉。

    一挥手,绘在酒囊表面那些泛起红芒的杂乱线条顿时被压了下去。

    初夏时节,疤叔身上居然结了一层薄薄的冰霜。

    “屋子里还有一个读书人呢,等酒气散了再回来取你的阳气。”

    

友情链接:

Copyright © 2019 http://hntaba.com/ All rights reserved.

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!

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