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女频小说 > 衣手遮天

衣手遮天

第五六六章 腊八节(大结局)

作者: 饭团桃子控

    朝堂上的声音小了许多,那些本想跟着娄大夫一起霍霍的人,又悄无声息的缩了回去。

    谁不是个有眼力劲儿的人,没有瞅见,站在前排的那群糟老头子,一个都没有吭声么?在用脑壳一想,谢景衣若不是已经正式升了黑羽卫大统领,内阁若不是全默认了,她今日也没有这个可能,毫无阻拦的来上朝。

    要不然的话,那岂不是卖菜的大娘,还有青楼的名妓,随随便便都能进了宫门,来站班了。

    说到底,在翟有命死之前,她便已经是实际上的黑羽卫大统领。

    既成事实,多说无益。

    没有看到娄大夫灰头土脸的样子么?接触过谢景衣的人都知晓,今儿个她已经算是很给面子了。万一真惹恼了,把那什么外室,私房钱给抖露出来了,那岂不是要糟?

    谁还没有一个两个说不出口的秘密了?

    这出头鸟卒了,朝堂上一下子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官家眯了眯眼睛,笑眯眯的说道,“诸位爱卿,可还有事要奏啊!哎呀,没有啊,那就退朝罢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,对着谢景衣眨了眨眼睛。

    谢景衣笑了笑,屋子里的人渐渐的散去,只剩下谢保林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。

    谢景衣走了过去,在谢保林眼前晃了晃手,“阿爹,阿爹,走罢。回去了,今儿个是腊八节,官家会赐粥,衙门多半都不办什么事儿。咱们早些归家去,还能够从庙里接回阿娘来。”

    “她同大姐姐,一早就去城外的山庙求粥了。家中也炖了些,莲子都是柴二特意叫人,从杭州捎过来的,多吃多有福气。”

    谢保林回过神来,深深的看了谢景衣一眼,“回家再说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谢家的屋子里烧得暖烘烘的,今儿个东京城里,下了小雪。等谢景衣归家的时候,地上已经白了一片儿。

    靴子踩在地上,露出了一个又一个的脚印。谢景衣涨红了脸,扶着柴祐琛的手,一扭一扭的走着,“不许笑!”

    她不说还好,一说柴祐琛噗呲一下笑了出声,“下次别穿这么厚底的鞋,脚都沾不了地了,这能不滑么?”

    谢景衣恨不得刨出一个地洞来,好钻进去把头埋起来。

    她又不是真的会夜观天象,哪里知晓今儿个会下雪啊!她奶奶个腿的,简直老脸丢光了。

    柴祐琛见她真的恼了,清了清嗓子,“御史台还有事儿,我且去去就来,夜里再回来同你一道儿饮腊八粥,然后接你家去。”

    谢景衣点了点头,“知晓了,我一会儿叫乳母把止言抱来。”

    柴祐琛嗯了一声,将谢景衣送到了翟氏的屋门口,方才同依旧有些恍惚的谢保林告了辞,匆匆离去。

    谢景衣抖了抖身上的雪,“阿爹,走了,进去了。”

    谢保林一个激灵,走了进屋,这一进屋,吓了一大跳儿,伸出手来,指着屋子里头的人,结结巴巴的说道,“你你你……”

    便是谢景衣,也十分的惊讶,只见那火炉子边儿,已经坐了四个人,翟氏做在上座,正在剥着桂圆干儿,谢景音趴在她的腿上,张着嘴儿撒娇。

    而在另一边,谢景泽端着茶盏同谢景娴笑眯眯的说着话。

    谢景衣揉了揉眼睛,确认自己没有瞧错,更不是又死了一回,重新活回了杭州的那个腊八节,方才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大兄怎么突然回来了?二姐姐怎么能出宫!”

    谢景音哈哈一笑,站了起身,“谢三囡,我可算吓到了你一回。从小到大,全家只有被你吓的份儿,我可是听说了,谢大统领今儿个好不威风,在朝堂上舌战群儒!”

    谢景衣扯了把凳子坐了下来,对着谢景音拱了拱手,“过奖过奖,哪里舌战群儒了,只是骂了一个没有我高的矮子罢了!”

    “噗呲!矮子矮子的,说得好似你就不是矮子了似的。大兄护送杭州年节的贡品进宫,官家瞧见了,便叫我私服回家来团聚一番,我只能待一个时辰,便要回去了”,谢景音说着,走了过去,拽了拽谢保林的袖子,“阿爹!”

    谢保林膝盖一软,下意识的就要喊皇后娘娘。

    却是被谢景音给扶住了,“阿爹,你若是不认我这个女儿,那我可是要嗷嗷哭的。你晓得我的嗓门的,一哭起来,整个东京城的人都能听见。”

    谢保林有些哭笑不得,家中这几个孩儿,他是一个都执拗不过。

    一家人落了座。满京城都在熬腊八粥,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子香甜的气息,让人的心情,一下子就好了起来。

    谢保林看了看这个,又看了看那个,过了好一会儿,方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还记得那年腊八节,咱们一家子,也是这么坐着的,一起喝着腊八粥,阿爹问你们,今后想做什么。当时只觉得是天方夜谈,没有想到,竟然一个个的实现了。”

    “景泽想要科举出仕,如今虽然官位还不高。但也算是稳打稳扎,来日方长。”

    “景娴想要嫁个门当户对的寻常人家,安稳度日,如今你儿女双全,不在官场行走,便少了是非,也算是美满。”

    “景音想要高嫁,成为父兄的助力。如今……天下没有比那位更贵重的人了。”

    谢保林说着,最后方才有些肝颤儿的看向了谢景衣,“倒是三囡,今儿个当真把阿爹吓着了。阿爹看到你上朝,差点儿没有撅过去。就算之前旁人都说,你是黑羽卫大统领,阿爹亦觉得没有什么不可的,但亲眼见了,反倒觉得不真切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家三囡,真的成为大人物了。”

    当初谢景衣小小年纪,便想要只手遮天,可是让他吓喷了的,谁能想到,竟然成真了。

    翟氏掏出帕子,递给了谢保林,“孩子他爹,你一把年纪了,哭什么,叫人笑话!孩子们都出息了,乃是天大的好事,该笑才是。”

    谢保林擦了擦眼睛,“喜极而泣,我这是喜极而泣。阿爹很高兴,咱们一家子,还跟以前一样。那么按照咱们家腊八节的传统,阿爹再问一次,今后你们都有打算?”

    谢景泽正了正衣冠,挺了挺胸膛,“做一个为百姓做实事的好官。”

    “我只想好好的护着我的孩子们长大”,谢景娴说着,声音已经比以前大了许多。

    谢景音清了清嗓子,“让我来说个大的,我要日日都吃好吃的!哈哈!”

    一家子人都哈哈的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谢保林无奈的看了她一眼,又转头看向了谢景衣,“三囡呢?日后还要上朝么?”

    谢景衣果断的摇了摇头,“我才懒得去呢。我可以自己不去,但别人不让我去,那就不行了!二姐姐都说了个大的,那我来说个小的,我接下来,要做一个专杀蛀虫的农夫。”

    

友情链接:

Copyright © 2019 http://hntaba.com/ All rights reserved.

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!

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